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BL新会计老会计

学会倾听和表达,学会观察学会分享与交流学会学习学会反思学会感恩学会包容学会娱乐

 
 
 

日志

 
 
关于我

会电专业的同学:学会计不一定做会计,但做会计一定要考职称,30岁之前一定考到中级职称。 成功不在于起点高低,而在于谁先到达终点!

网易考拉推荐

15会电311总监与科长第一周总结与反思(2016-09-13)  

2016-09-13 13:00:50|  分类: 总监科长总结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班级:15会电311

姓名:周太平

科室第一科室

科长:姜宏志

时间:201694日星期日

光阴荏苒,一年的大学生活就匆匆而过,我们也成功的晋升为学长。我也如愿当上了学校艺术团的团长,这里必须得向老师坦白一下,虽然有悖你的规则,但是我就是想当你的财务总监。

当听到是你教我们这学期的会计电算化课的时候,其实有一点兴奋也有一点畏惧,早就听说了你的严厉不是一般,“灭绝师太”也不是白来的。其实这也是我想做你的财务总监的最重要的一点,因为我知道在这严厉之下肯定有不一样的温柔,只是需要发觉;在这严厉之下也肯定会早就不一样的成功;在这严厉之下,肯定也有不一样的成长。这也坚定了我走上你的竞选财务总监的决心。我也希望在这又不一样的锻炼。所以我说出这些,希望来时给我这个做总监的机会,而且我也相信我会做得更好。

我总是能想起我人生三个转折点:壹、在初中的时候,还在一个镇上读中学,当时我是学校的前10名。然后我就和我另外一个同学被学校推荐我们去巴南区参加一个“空飞班”,考上了以后就是飞行员了,可谓前途不可限量。在经过一系列身体检查的时候,我是完全没问题,但是在笔试的环节就出了一点问题:由于我是在镇上的学校上的中学,复习进度没这么系统,也没这么快,所以我看到了一些中考类型的题型,我努力的在做但是还是有一些不会 ,特别是后面的大题只得到了可能一半的分。最后那结果下来,300分的总分我考了246,但是依旧没能上。知道我们开始系统的复习,我才知道了题型是多么的简单,可能稍显有一点后悔,但是也不后悔,毕竟自己努力了。

高中开始了,我也进入了自己的第二个阶段,也遇到了自己的第二个转折点。高一上学期我也顺利的成为了全校的第5名,老师也很器重我,叫我努力考个好大学。高中总少不了一些年少轻狂,分科时选择了理科,也顺利的分到了一个尖子班,但是在一个星期后我转回了我原来班主任的班上,虽然是一个平行班,但是我也不后悔。原因我在那个班,;老师的做法有些令我受不了,然后可能是在冲动之下就换了学科和班级了。然后成绩也在慢慢的下降,或许是班级的原因,或许也是自己的原因。我也不想去在意那些已经过去了的事情了,就然它随风飘走吧。

经过了一两年的时间,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学霸了,变得有些怠慢了,有时候想学习,也觉得有一些力不从心了,在快要高考的时候,我是最少可以考一个三本的,我老师也来劝我去参加高考,但是我或许已经没有学习的那个心了,选择了单招来到了我们学校,其实我不后悔,只是觉得有一些愧对自己的爸妈,这或许才是我心中的一个结。不过在这几年中我也学会了跳舞,以至于到了我现在这个位置。

我不想我的人生,有太多遗憾。我知道郑老师是一个可以改变人的人,或许是我头脑一热,但是我就是相当这个财务总监,因为我相信郑老师,我也相信我自己能做的更好。


15会电311第一科室科长总结与反思

班级:15会电311

姓名:姜宏志

科室:第一科室

时间:201693日 星期六

Ⅰ、又是新的一个学年、不知不觉已经大二了。看着大一新生怀着激情踏入校园,不禁想起当时的我。我刚刚来到学校时,面对陌生的环境,我有些不安和怯场。从入学教育、军训、迎新、第一次上课??慢慢的让我认识了大学,渐渐的融入了大学生活与学习。我本是学「会计电算化」这个专业的,其实我一开始就计划好了,读完大学就是为了拿到「毕业证」和「会计从业资格证」。当时有人问我,我就是这样不假思索的说的……大学时间比较充裕,有时间就和朋友出去玩,早已经将所有事情抛在脑后,没用太多的时间去学习,连图书馆都没有去过几次,其实连我自己都不太相信。晚上,接到父母的来电,来自父母的关心和问候,当然少不了一番“训斥”,让我好好学习,更多的是一番期望。我答应了。慢慢的收回心情,放在学习上,多去了图书馆看书学习,有时做作业到凌晨两、三点,也没有感觉到有些不适,慢慢的适应我该度过的生活。终于,在大一的尾声,我拿到了「会计从业资格证」,也算是对我的努力的褒奖吧。我想,更是一个好的开端。
Ⅱ、不同的人,不同的时候,都有不同的目标,对自己都有不同的标准。大学在我看来就是缩小版的社会,涉及到方方面面。为了更好的适应规则,我只能去改变自己。我平时就寡言少语,并不善于与人交流,处事更是需要学习,这对于我来说这是一项很有必要的技能。昨天的「会计电算化课」郑老师对大家指导,我得到的感触很多。她没有让我觉得那么可怕,说的话很现实却很受用,让我觉得是一种激励和鞭策。在后面的学习中,我是该对自己的「软能力」升级,避免自己「软能力」和「硬能力」的不匹配的尴尬局面,从而真正的提升自我。
Ⅲ、明天的生活状态,也不由未来决定,它将是我们今天生活目标的结果。从最初走进大学,到现在晃眼已经过去了一年,心里浅尝过各种滋味。心里埋怨过、失落过、痛楚过,也曾高兴??这些在我看来都已经过去了,我应该看好以后,我就重新定位了自己,去实现自己的「小目标」。以下就是我规划和预期在大学和
以后应该做的事:

第一阶段:取得会计从业资格证书        

第二阶段:取得计算机一级、驾驶证、初级会计职称证书;假期实习……

第三阶段:专升本……

 第四阶段:毕业后当会计,边工作边学习,考会计中级职称……

……

这只是我近期的目标,或许还不够完美,但也可以让我清楚认识到什么是目前最重要的。也许目标渺小或遥远,但我现在思维模式是,不惜一切努力,找寻新的方法以改变现实,达成目标。但也可以使自己未雨绸缪,可以使人能清晰地评估自己每个行为的进展,正面检讨每个行为的效率,逐步前进!


班级:15会电311

姓名:王誉霖

时间:2016.9.3

科室:第二科室

  结束了上学期的会计电算化的课程,又迎来这学期的电算化课程,心里充满了许多未知。在上学期还没拿到课表的时候就知道是郑丽老师教我们这学期的课程。一直久闻郑老师的大名,但是一直没有见过真人,也一直听过郑老师是财经院出了名的严格,其实心里知道的时候是拒绝的,因为自己上课比较容易坐飞机,遇见一个严格的老师,确实也是不好受。

   上周才上两节课,也没有教一些专业知识,说实话也不知道 我们一些人生的道理和一些当我们走上社会的知识,我觉得其实这些东西在专业知识上,其实更能成为我们宝贵的财富。

  郑老师也说过,以后即使是不愿意从事会计这个职业,也可以从事其他的。我是不太喜欢会计这个职业的,我更喜欢旅行和摄影,我希望我毕业以后更想从事这方面的工作,但是父母觉得首先要养活自己才可以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如果能把工作和喜欢的事结合起来那是最好不过的,但是能不能找到这样的工作呢,也是一个问题。之前选择专业的时候,也是听从了父母的安排,他们都说女生做会计是很好的,以后工作也稳定,当时自己觉得也说的有道理,而且自己也不知道摄影这些有什么专业,后来读了这个专业以后才发现自己并不喜欢这个专业,可是既然选择了这个专业就要还是该做的做了,比如考证这些等等。

  大一,我基本很少听课,很多专业的知识都不是很懂,但是我现在已经大二了,该学的还是要学,该做的还是抓紧时间做,大二了我也成为了社联的一名干部,虽然才开学的时候会有很多事,但是我还是想当一名科长,在课上,我看到很多同学有了很多改变。其实我也想有一些改变,比如上课的时候不要开小差,不说话,想变得更有自制力,多学一些专业知识。郑老师说过能力要和专业知识联系起来,不然有能力什么都不会做也是不行的。所以我想让=提高自己的能力,我也知道和郑丽老师能学到很多东西,即使事情再多我也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看到郑老师上课给我们看的内容,我觉得上课不仅学到了很知识还很有趣,所以我也想快点上课去体验一下。还看到老师上课的目标就是打字的速度,我一直觉得我打字算是比较快的,但是看到老师定的期末目标打字速度定的比较高,还是觉得有点难达到,还需要好好努力,上学期的电算化课我也不是很认真,落下了很多知识,希望这学期当了科长以后能对自己负责,对组员负责,我也希望能带好自己的组员,可以一起进步。

  自己也大二了,也没多少时间在学校里提升自己了,所以我会抓紧时间在学校好好提升自己,以后出了社会自己的能力和性格也会得到别人的赏识。

  相信自己,可以的,加油!!

班级:15会电311

姓名:陈昱庭

科室:第三科室

科长:陈昱庭

时间:201694日星期天

  终于熬过了漫长而无聊的暑假,满怀期待的来到了学校,想到又能和朋友愉快的玩耍就很高兴,室友估计也是同样的,我们都提前一天开到了学校,开始收拾寝室,逛街购物。一边感叹时间过得真快,一边期待崭新的大二生活。

不可避免的我们聊着家常,谈笑风生,当然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这学期的课程。然后就是我们的会电老师。“你们知道吗?我们会电老师是郑丽,听说超级严,超级变态!”我说:“郑丽是谁?没听说过。”,“天!你居然不知道郑丽!那个传说中的变态老师”“………额…不知道”。“听学长学姐说她超级严,每个星期要写2000字的总结,上课不能穿拖鞋,吃东西的,连手机都不能漏出一个角,更别说玩了………………”。

室友噼里啪啦说了好长一通,有的我能理解,很多老师都是这样规定的,但有的,我觉得简直奇葩!也太不通人情了吧!

室友中的一个是外班的,她比我们提前一天上会电课,我们是一个老师教的,一回来就跟我们说种种,比如,她们第一次课也不知道于是班上十几二十个人穿了拖鞋去。结果是所有穿拖鞋的人都必须把鞋脱在外面赤着脚上完了课。

终于星期五了,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们迎来了我们的第一节会计电算化课,前车之鉴我们班很听话的没有人穿拖鞋。很快上课了,期待出现又不想让她出现的郑丽老师终于露出了她的庐山真面,其实我的第一感觉是还行吧,看着没那么可怕,就是面上没什么表情。

四节课几乎都是讲规矩,前面放视频是上一届学长学姐拍的感谢老师的,虽然演的挺尴尬,看的也很搞笑,但里面他们都变相的讲出了老师的规矩应该注意什么。我觉得挺有创意这样老师可以少说好话让我们看视频就了解了很多。虽然我看着都点打瞌睡。

讲的规矩跟他们讨论的大同小异,因为有心理准备,还是勉强能接受,不过我不喜欢写作文总结什么的,说来说去无非就是一些口水话,没什么意思。哪来这么多反思和总结。真的有一个月一次就行了呀,没总结,写毛呀,只有编口水话。

还有我想说的是科长这一块,记得老师说过,很多童鞋以上去就后悔了,我想我就是其中的一个,没办法,没人上,总不能真的让别的班来管我们吧,再加上同学的怂恿。现在。。。。我是一名科长,后后悔的科长,感觉以后都没好日子过了。

我不能理解是为什么不能好朋友在一个组,有些人天生合不来,在一个组不仅不会好转,可能还会影响全组的和谐与合作,比如:战队呀,尴尬呀,什么的,那时候全组都是非常痛苦的。还有我觉得班上总有那么几个不听话的学生,虽然我觉得我们班的同学都是很自觉地,可万一就有那么几个,总是迟到出状况,那科长提醒了也没用,那是不是每次都陪他写检讨嘛?这样其实是不公平的,老师应该考虑到这些,酌情改善一些规矩的。

最后我想说,虽然我现在很后悔当科长,不过我既然做了,就要尽力,我希望能和组员一起愉快的度过这学期的会电课。如果我觉得自己真的不行,那么我也会干脆的辞职,万一别人比我做的好呢?谁知道呢。再说吧。

班级:15会电311

姓名:周翔毅

科室:第四科室

科员:周隽竹、邓瑞、陆航、孙锦林、向奇蓉、夏彬萍

时间:201695  星期一

我们大学三年,其中的1/3,也就是大一一年结束了,然后迎来了我们大学的中期大二。大一下的时候你接触到了真正的会计电算化,会计电算化大一的已经让我们觉得很苦恼了。其中金蝶软件使用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最开始的软件安装到后来软件,初始化结束以及建帐,都是很复杂的过程,让我们每天都很苦恼,本以为大二的会计电算化会很简单,然后在暑假还没有上课我知道了我们大二会计电算化的老师是郑丽老师,听说了她很多丧心病狂的事!不免为我们大二的学习捏了一把汗。

听说郑丽老师很严格,你每周都会要求,大家写2000字的总结,然后老师不爱笑。第一天上郑丽老师的课,发现老师真的很不爱笑,好事是我们的总结却变成了1000字。一节课老师没有跟我们讲什么,给我们放了一个视频,视频是前几届的师兄师姐拍的,中讲到了很多关于郑丽老师的事。有一个师兄穿的拖鞋进计算机室,郑丽老师让他把拖鞋脱掉,然后光着脚上了课。视频中还讲到老师会经常举行一些活动,其中就有歌唱大赛,最怕的就是唱歌了,因为我不会唱,我很担心我们做个学期的这个比赛,到时候我唱歌很难听,还要去唱,真的好可怕!

 对于我而言,这个老师是,我见过的最奇葩的老师了,这么漂亮的女老师却不爱笑。怪不得大家都叫她灭绝师太。但是在接下来的课程中,我认识到了另一个心目之外的老师,老师给我们讲到了对父母的孝心,对父母孝顺其实就是确保自己的安全,让自己过的好好的,不让父母担心,孝这一点和以前的老师也讲过,但是郑老师的说法,让我体会到了全新的孝道。一个大学老师却在说小学老师的人生哲理,感到很不可思议。但也正是郑丽老师的这一件事,不免让我改变了对老师的想法,老师也并不是很严格,只是不爱笑而已。相信在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对这个老师的看法会产生很大的改变,不然的话为什么郑老师会非常受学生欢迎呢?

对郑老师的第一印象说完了,接下来就说一说我做科长这件事了,在这个学期开学以前,就想着这个学期不能荒废,要过的很充实,改变自己的缺点,养成一些良好的习惯。然后郑老师说,在会计电算化学习中担任一个职位,会成就自己,优点和我想的一模一样。我就想着我一定要做一个领导,但是在后来的选举过程中,我却怂了。要不是周围的同学一直在说快去,我想我这次可能也就是一个普通的科员的吧!搭上了科长的最后一辆列车,成为了一名科长。在以后的学习中,我一定要带领我的团队,做出一番好的成绩来。不然的话对不起自己的决心以及努力。

我相信在以后的学习中,郑老师定会带领我们走向学习的巅峰,并为我们以后的工作以及生活铺设完美的基础,让我们拥有一个正确的心理。

加油!15会电第四科室!

加油!周翔毅!

姓名:吴伟豪

班级:15会电311

科室:第五科室

科长:吴伟豪

     自己的路自己走,无论是苦是累,甚至是失败,都要去承担,只要是自己的选择,就无怨无悔。

新学期开始了,也成为了大二的学长,可以看到可爱的学妹了,当我乐在其中的时候,听同学说这学期电算化课的老师很厉害而且很累,还有一个外号叫“灭绝师太”于是乎抱着爆炸的心态上了周五的第一次电算化课。

   进教室看到郑老师其实我觉得还好吧没想象中了那么严厉并不像同学所说的“灭绝师太”,看起来反而给了一种很和蔼很干练的那种,刚上课老师放了视频,从视频里面知道了一些电算化课的规矩:不能穿拖鞋、只能喝矿泉水和牛奶之类的、手机不能放在老师视线范围内只要被看到了就会扣分什么的等等等等。其实觉得这些也并没有什么,但是之后老师讲了一下这门课不挂科的要求,就算平时不迟到早退不旷课按时完成作业也不能及格,最恐怖的是迟到旷课要唱歌!顿时感觉我快不行了,光是做到不迟到我都很难了而且还不及格!想及格就要自己挣分,在课堂上表现自己,一阵汗颜像我这种平时都不怎么爱说话表现自己看来是不行了。但是严师出高徒,遇到郑老师正好可以改变一下自己,更好的完善自己。

   感觉现在的电算化课没有上学期自由了,可能是同学们都有所耳闻郑老师的威名,在课堂上都不敢随便讲话了,既来之则安之吧。其实没什么好抱怨的,反而我很珍惜这一次机会在郑老师严厉的教导下我肯定会改掉一些坏习惯。

   当得知每周要写总结的时候,真的是爆炸,自从高中毕业已经很久没写过东西了,写作能力也明显下降了,突然要我写什么我也真的写不出来,郑老师要我们写总结也是为了我们好,会计需要打字快,正好写总结的时候可以让我们练习打字的速度,还让我们熟悉了一些办公软件,这样久而久之也可以提高写作能力再也不怕写什么东西了。

   其实一开始写这个总结我是拒绝的,开学只上了两节课以我的水平肯定写不出来很好的东西,刚进大学的时候本来是想写写日记什么的来纪念我的大学生活,但是因为惰性也就没去行动,刚好可以借写总结的机会能让我去慢慢习惯写日记记录每天的点点滴滴。

   “严师出高徒”这真的没错,郑老师把爱旷课的学渣一点一点变好,现在真的活成了我曾经最讨厌的自己,旷课、迟到、早退等等所以这次选科长的时候我站了上去,一是想勉励自己更好的约束自己能做出改变,二是想增强自己的管理能力和团队合作能力。真的希望能在郑老师的带领下一步一步活成最好的自己。

    成功不是轻易的,会经历很多挫折和困难,希望自己能克服重重障碍,活出自己喜欢的人生,加油吧。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嫒刎刎刎刎刎刎 嫒刎刎刎刎刎
嫒刎刎刎刎刎 嫒刎刎刎刎刎
嫒刎刎刎刎
嫒刎刎刎
嫒刎刎
嫒刎刎 嫒刎刎刎
嫒刎刎  <&div> 嫒刎刎刎 刎刎
刎刎 刎刎刎刎刎

历史上意振天

嫒刎刎刎
嫒刎刎
刎刎 刎刎刎

最近读者

刎刎刎
刎刎
刎刎 刎刎刎

热度

刎刎刎
刎刎
刎刎
刎刎 刎刎 刎刎刎 刎刎刎刎
刎刎刎刎 刎刎 刎刎 刎刎
刎刎

在LOFTERt;迭EN-恼

刎刎 刎刎 刎刎
刎刎 刎刎 刎刎刎 刎刎刎刎关闭<"> 刎刎刎刎玩LOFTER上外费冲印20张照奇了人人有奖/spnbsp;pnbsp;pnbsp;pnbsp;pnbsp;道莫抢p cl 刎刎刎 刎刎 刎刎 刎刎刎

评论

刎刎 刎刎刎 刎刎 刎刎 刎刎刎 刎刎刎 刎刎 刎 刎 刎<;&quarea name="js"> 刎刎this.p={ m:2, 嫒刎刎刎刎刎 b:2, 嫒刎刎刎刎刎 loftPermalink:'', 嫒刎刎刎刎刎 id:'fks_087075085085087067082080082067072087086068081094087069092095', 嫒刎刎刎刎刎 blogTitle:'15脆的311总监与员一疵事周uot;与,写(2016-09-13)', 嫒刎刎刎刎刎 blogAbstract:'15<15<"\>脆的311<"\><"\><&b\>\n\n >&l棠。<"\><&ly:薥>\n\nt;/s: <"\>好事t;/s<"\><&ly:薥>\n\nt;我液姜宏志<"\><&ly:薥>\n\n2016&l2016<"\>年9<"\>月4<"\>日<日<"\>', 嫒刎刎刎刎刎 blogTag:'', 嫒刎刎刎刎刎 blogUrl:'blog/static/17758168920168131050451', 嫒刎刎刎刎刎 isPublished:1, 嫒刎刎刎刎刎 istop:false, 嫒刎刎刎刎刎 type:2, 嫒刎刎刎刎刎 modifyTime:1474381583234, 嫒刎刎刎刎刎 publishTime:1473742850451, 嫒刎刎刎刎刎 permalink:'blog/static/17758168920168131050451', 嫒刎刎刎刎刎 commentCount:0, 嫒刎刎刎刎刎 mainCommentCount:0, 嫒刎刎刎刎刎 recommendCount:0, 嫒刎刎刎刎刎 bsrk:-裁, 嫒刎刎刎刎刎 publisherId:0, 嫒刎刎刎刎刎 recomBlogHome:false, 嫒刎刎刎刎刎 currentRecomBlog:false, 嫒刎刎刎刎刎 attachmentsFileIds:[], 嫒刎刎刎刎刎 vote:{}, 嫒刎刎刎刎刎 groupInfo:{}, 嫒刎刎刎刎刎 friendstatus:'none', 嫒刎刎刎刎刎 followstatus:'unFollow', 嫒刎刎刎刎刎 pubSucc:'', 嫒刎刎刎刎刎 visitorProvince:'', 嫒刎刎刎刎刎 visitorCity:'', 嫒刎刎刎刎刎 visitorNewUser:false, 嫒刎刎刎刎刎 postAddInfo:{}, 嫒刎刎刎刎刎 mset:'么', 嫒刎刎刎刎刎 mcon:'', 嫒刎刎刎刎刎 srk:-裁, 嫒刎刎刎刎刎 remsodgoodnightblog:false, 嫒刎刎刎刎刎 isBlackVisitor:false, 嫒刎刎刎刎刎 isShowYodaoAd:false, 嫒刎刎刎刎刎 hostIntro:'脆的专谣就到出:学种计搀一定做种计,但做种计期定要考职称,30岁之边感定考到谛级职称。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刎爻晒懿辉谟谄鸬愀叩,而在于谁先到达终的伞', 嫒刎刎刎刎刎 hmcon:'1', 嫒刎刎刎刎刎 selfRecomBlogCount:'', 嫒刎刎刎刎刎 lofter_single:'' 嫒刎刎刎刎刎} 嫒 刎<;&quarea name="jst" id="m-3-jst-1"> 刎刎{list a as x} 嫒 {if !!x} 嫒 嫒刎刎 嫒刎刎{if x.visitorName==visitor.userName} 嫒刎刎${x.visitorNickname|escape} 嫒刎刎{else} 嫒 嫒${x.visitorNickname|escape} 嫒刎刎{/if} 嫒 嫒 刎刎刎 刎刎刎刎{if x.moveFrom=='wap'} 嫒 嫒刎刎 <&ly:> 刎刎刎刎{elseif x.moveFrom=='iphone'} 嫒 嫒刎刎 <&ly:> 刎刎刎刎{elseif x.moveFrom=='android'} 嫒 嫒刎刎 <&ly:> 刎刎刎刎{elseif x.moveFrom=='mobile'} 嫒 嫒刎刎 <&ly:> 刎刎刎刎{/if} 嫒 嫒刎 嫒刎刎刎刎${fn(x.visitorNickname,8)|escape} 嫒刎刎嫒 刎刎刎 刎刎 刎刎{/if} 嫒 {/list} 嫒 刎<;&quarea name="jst" id="m-3-jst-2"> 嫒刎{if !!a} 嫒 刎刎${fn(a.nickname,8)|escape} 刎刎${a.selfIntro|escape}{if great260}${supqument}{/if} 刎刎 刎刎刎刎 <&div> 刎刎刎刎 刎刎刎 刎刎{/if} 嫒 刎<#--最新日志了群博日志--> 刎<;&quarea name="jst" id="m-3-jst-3"> 刎刎{list a as x} 嫒 {if !!x} 嫒 ${fn(x.title,26)|escape} 刎刎{/if} 嫒 {/list} 嫒 刎<#--推荐日志--> 刎<;&quarea name="jst" id="m-3-jst-4"> 刎刎推荐么我篇日志an l:

刎刎
刎刎 {list a as x} 嫒 {if !!x} 嫒 刎 嫒刎刎刎 嫒刎刎刎${x.recommenderNickname|escape} 刎刎刎刎 刎刎刎刎 刎刎刎刎刎 嫒刎刎刎刎刎${fn(x.recommenderNickname,6)|escape} 刎刎刎刎刎 刎刎刎刎
刎刎刎 刎刎 {/if} 嫒 {/list} 嫒刎 刎刎{if !!b&&b.length>0} 嫒

能接还推荐定t

刎刎 刎刎{/if} 嫒 刎<#--引用记录--> 刎<;&quarea name="jst" id="m-3-jst-5"> 刎刎转载记录t 刎刎 刎<#--博主推荐--> 刎<;&quarea name="jst" id="m-3-jst-6"> 刎刎{list a as x} 嫒 {if !!x} 嫒 ${x.title|default:""|escape} 刎刎{/if} 嫒 {/list} 嫒 刎<#--随机阅读--> 刎<;&quarea name="jst" id="m-3-jst-7"> 刎刎{list a as x} 嫒 {if !!x} 嫒 ${x.title|default:""|escape} 刎刎{/if} 嫒 {/list} 嫒 刎<#--首页推荐--> 刎<;&quarea name="jst" id="m-3-jst-8"> 刎刎{list a as x} 嫒 {if !!x} 嫒 ${x.blogTile|default:""|escape} 刎刎{/if} 嫒 {/list} 嫒 刎<#--历史上意振天--> 刎<;&quarea name="jst" id="m-3-jst-10"> 嫒刎
    刎刎 {list a as x} 嫒 {if x_sodex>4}{break}{/if} 刎刎刎{if !!x} 嫒 刎刎 刎刎刎刎刎${fn1(x.title,60)|escape}${fn2(x.publishTime,'yyyy-MM-dd HH:mm:ss')} 刎刎刎刎 刎刎 {/if} 嫒 {/list} 嫒刎
刎<#--被推荐日志--> 刎<;&quarea name="jst" id="m-3-jst-11"> 刎刎{list a as x} 嫒 {if !!x} 嫒 ${fn(x.title,26)|escape} 刎刎{/if} 嫒 {/list} 嫒 刎刎<#--上一平,下一篇--> 刎<;&quarea name="jst" id="m-3-jst-12"> 嫒刎 {if !!(blogDetail.preBlogPermalink)} 嫒 嫒  <&ly:> 刎刎刎${blogDetail.preBlogTitle|escape} 刎刎 {/if} 嫒 {if !!(blogDetail.n&quBlogPermalink)} 嫒 嫒  <&ly:> 刎刎刎${blogDetail.n&quBlogTitle|escape} 刎刎 {/if} 嫒 刎<#-- 热度 --> 刎<;&quarea name="jst" id="m-3-jst-13"> 刎刎{list a as x} 嫒 {if !!x} 嫒 嫒刎刎 嫒刎刎{if x.publisherUsername==visitor.userName} 嫒刎刎${x.publisherNickname|escape} 嫒刎刎{else} 嫒 嫒${x.publisherNickname|escape} 嫒刎刎{/if} 嫒 嫒 刎刎刎 刎刎刎刎 嫒刎刎刎刎${fn(x.publisherNickname,8)|escape} 嫒刎刎嫒 刎刎刎 刎刎刎 <&a> 刎刎 刎刎{/if} 嫒 {/list} 嫒 刎 刎<#-- 网易新闻广告 --> 刎<;&quarea name="jst" id="m-3-jst-14"> 刎刎刎刎刎刎网易新闻 刎刎刎刎刎刎 刎刎刎刎刎刎刎刎 刎刎刎刎 刎刎刎刎 刎刎刎刎${headlines.title|escape} 刎刎刎刎 刎刎刎刎
    刎刎刎刎 {if defined('newslist')&&newslist.length>0} 嫒 刎刎刎刎刎刎刎刎{list newslist as x} 嫒 刎刎刎刎刎刎刎刎{if x_sodex>7}{break}{/if} 刎刎刎刎 刎·${x.title|escape} 刎刎刎刎 刎{/list} 嫒刎刎刎刎刎刎刎 {/if} 刎刎刎刎
刎刎刎刎 刎刎刎刎刎刎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p cl 刎刎刎刎 刎刎 刎刎刎 刎 刎 刎<#--右边模块结构--> 刎<;&quarea name="txt" id="m-3-txt-0"> 嫒刎 刎刎

被推荐日志

刎刎
    刎刎

    最新日志

    刎刎
      刎刎

      该作者的其他-恼

      刎刎
        刎刎

        博主推荐

        刎刎
          刎刎

          随机阅读

          刎刎
            刎刎

            首页推荐

            刎刎
              刎刎迭ENp cla cl 刎刎

              刎刎 刎刎 刎刎 刎<#--评论模块结构--> 刎<;&quarea name="txt" id="m-3-txt-1"> 刎刎 刎刎 刎刎 刎刎刎 刎刎刎 刎刎 刎 刎<#--引用模块结构--> 刎<;&quarea name="jst" id="m-3-txt-2"> 嫒刎 刎刎刎 <&ly:> 刎刎 刎刎<#--博主发起的投票--> 刎<;&quarea name="jst" id="m-3-txt-3"> 刎刎{list a as x} 嫒 {if !!x} 嫒 刎
            • 刎刎刎${x.nickName|escape}pnbsp;pnbsp;投票给 刎刎刎 {var first_option = true;} 嫒 嫒 {list x.voteDetailList as voteToOption} 嫒 嫒 刎刎{if voteToOption==1} 刎刎刎 刎刎刎{if first_option==false},{/if}pnbsp;pnbsp;“${b[voteToOption_sodex]}”pnbsp;pnbsp; 刎刎刎 刎刎{/if} 嫒 刎刎{/list} 嫒刎刎刎{if (x.role!="-1") },“子过${c[x.role]}”pnbsp;pnbsp;{/if} 嫒 刎刎pnbsp;pnbsp;pnbsp;pnbsp;pnbsp;pnbsp;pnbsp;pnbsp;${fn1(x.voteTime)} 刎刎刎刎{if x.userName==''}{/if} 刎刎{/if} 嫒 {/list} 嫒